今日要闻

耽美短篇:呵呵,我早该明白

发布于:2019-03-30 15:14 来源:yesdaily.com 作者:YESDAILY

1.

  唐飞站在太阳底下偷窥餐厅里吃饭的一对男女的时候,心情有些黯然。上一次自己做这种事是在什么时候,已经久远得记不清了。恋人之间最需要的是信任,唐飞明白这个道理。只是最近的许之言实在太不对劲了,他已经一个星期没有碰自己,即使在家里也电话不断,有时候甚至半夜都会被吵醒。每当这时候,许之言就会轻手轻脚地走到房门外面去听电话,装睡的唐飞只能模模糊糊地听到“嗯”、“好的”几个音。

  接完电话后,许之言会再轻手轻脚地回来,带着冷气钻进被窝,在自己额间轻轻留下一个吻。唐飞直觉那是因为歉疚。

  唐飞从来不是一个懦弱的人,既然已经产生了怀疑,那就一定要弄清楚。于是这天他一下班就去了许之言公司楼下盯梢,果然,许之言下班后没有回家,而是来到了公司附近的一个餐厅。唐飞躲在门外,透过玻璃窗看到许之言坐到了一个美丽的女人对面,他的心一下就黯然了。

  许久之后,唐飞掏出了自己的手机,拨了许之言的号码。

  “喂,之言。”

  “小飞?”男人低沉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,“怎么了?有什么事吗?”

  “没有,我做了晚饭,想问你什么时候回来。”顿一顿,“你还在忙吗?”

  “嗯。我还在忙公司的事,今天晚饭也不回去吃了,你不要等我,乖。”

  唐飞的心颤了颤,“哦,这样,那不打扰你了。”他努力控制自己的声音平稳,挂掉了电话。

  餐厅里女人不知道说了句什么,一向少有表情的许之言露出了一抹温柔的笑。

  唐飞觉得心有点麻木的钝痛,眼角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湿了。

  许之言这样优秀的男人,怎么可能守着自己一生。

  他自嘲地勾起嘴角,转身离开。

  呵呵,我早该明白。

  第二天,唐飞下班后又跑到了许之言的公司门口,找了个隐蔽的地方躲了起来。今天许之言下班后去了一家酒吧,和一个的男人见了面。

  “我还有一点事要忙。”拨了电话,男人这样说。

  唐飞干脆地挂了电话。

  呵呵,我早该明白。

  第三天,许之言去幼稚园接一个小孩子上了自己的车。

  唐飞痛苦地闭上了眼睛,没有勇气再跟下去。

  如果不是自己亲眼看到,还要被瞒多久?

  呵呵,我早该明白。

  周末的时候,许之言难得清闲了下来,吃过午饭,他坐在桌边一边读著报纸,一边慢慢品一杯茶。

  唐飞坐在床边,手里握著一叠照片,都是这些日子里跟踪许之言拍的。

  他静默地坐了良久,终于鼓起勇气,打开房门走了出去。

  “啪。”唐飞把照片摔到了桌上,却几乎同时忽然失去了勇气,眼眶微热地低下了头。

  之言,我等你解释,不要让我失望。

  2.

  许之言被惊了一下,抬起头就看到唐飞站在自己面前,委屈得像个孩子。

  他拿过桌上的照片看了看,沉默良久。

  “又来了。”许之言低着头看着手中的照片,许久后缓慢勾起嘴角。

  “什么?”唐飞带着泪,抬起头来看他。

  “我就知道。”

  “......”

  “每个月总有那么几天。”

  “0.0”

  “你自己用手数数,上次这种事是多久以前?”

  唐飞低头摊开自己的手指,“一,二,三......九,十......不够用了。0.0”

  “再用一遍。”

  “十一,十二,十三......唔,差不多半个月前。0.0”

  “呵呵,原来你没有真的忘记啊。”许之言微笑着抬头看他,那笑让唐飞毛骨悚然。他转身想跑,可是还是慢了一步,被男人扣到了怀里。

  许之言低头吻了吻怀里唐飞的头发,声音温柔得吓人,“我该怎么惩罚你呢。”

  “不不,我错了。”唐飞惊恐地摇头,“没有下次了,我发誓。”他使劲地掰著许之言扣著自己的手,想要脱离男人的怀抱。

  “你上次也是这么说的。看来是我前几次惩罚得不够,还不能让你记住教训。”

  “不不,我真的知道错了。我就喜欢这么玩儿。之言,我保证不会有下次了。嘤嘤嘤,之言......”

  许之言不管他孩子般地大喊大叫,一把把他扛了起来往卧室走去,砰地甩上了门。

  被扔到床上的唐飞惊恐地支起身子,摇著头看着眼前的男人一边解衣服一边逼近。

  “我真的知道错了。”他乞求地看着男人。

  “知道就好。”许之言面无表情地继续逼近。

  “可是,你......唔......”

  剩下的话全被堵在了嘴里,唐飞在心里内牛。

  嘤嘤嘤,我早该明白。

  3.

  许之言坐在吧台品著酒,唐飞在一旁和他的小侄子玩得不亦乐乎。

  李墨举著酒杯靠过来。

  “啧啧,许总最近怎么样?生活还和谐么?”他笑看着不远处和小孩子玩闹得就差在地上打滚的唐飞,喝了口酒,意有所指地问。

  许之言冷看他一眼,“你不是都知道么。”

  李墨哈哈大笑,“许总费心了。”随即稍微收敛了一下自己的笑,“他这样子你真的不要带他去看医生?我认识一个朋友......”

  “不。”许之言冷漠而干脆地拒绝。

  李墨耸耸肩,随即把手搭到他肩上,笑哈哈地正要讲话,唐飞不知怎么地突然窜上来,一把打掉他的手,“你干什么!”

  许之言沉默地看他。

  “我是说,哈哈,”唐飞打了一个哆嗦,“虽然你们是朋友,可是也不能,也不能做这么,会让人误会的动作......吧,呵,呵呵......”

  许之言慢条斯理地喝了口酒。“看来昨天的教训还不够。”

  “不不,”唐飞急忙摇头,“我错了,我在开玩笑,真的。”

  “那你自己说,前几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。”

  “唔,”唐飞低下头,掰著指头,“第一天,你在餐厅间的见的那个女人,是客户。第二天你见的那个朋友,是......是李墨。”

  噗!在一旁笑着围观热闹的李墨反应不及,果断喷出了一口酒。

  “第三天,你下班接的,是我的小侄子。”

  唐飞低着头虔诚地认错,末了还是忍不住嘟嚷,“可是第一天那个女人是真的很让人误会啊,而且你那几天一直很反常。”

  许之言忍不住自己的笑意,“那你还有什么疑问,我们回家我慢慢解释给你听好吗?”

  随即一边搂过故作乖顺状的唐飞往外走去,一边回头对李墨说,“唐小小就留在你这儿了。”

  一旁玩着积木的唐小小吸吸鼻涕,凑到李墨跟前拽住他的裤腿,“李叔叔我饿了。”

  李墨:......

  番外

  许之言年轻的时候,犯过很多错。其中最大的一个错,是伤害了自己最爱的人。

  他本来以为他们不会永远在一起,做过一些错事,以至当他醒悟过来的时候,已经造成了不可挽救的过错。

  他的爱人有时候偏执得不像常人。

  李墨曾经很多次建议他带唐飞去看医生,都被他拒绝了。

  许之言把这作为自己的惩罚,并愿意用一辈子去等唐飞,重新信任自己。

  年轻时候的过错,就用一辈子来弥补吧。他亲亲自己怀里的唐飞,温柔地笑了。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