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日要闻

“香港制造”的“我城”

发布于:2019-05-23 03:24 来源:yesdaily.com 作者:YESDAILY

【热搜星话题】国民偶像抽烟惊到连上热搜 王源主动接受调查

陈果执导的“我城”出现大量的市街房屋模型。图/目宿媒体提供
“像西西这样的一位小说家,恐怕只有在香港才会产生。”这是1986年林以亮(宋淇)在皇冠版西西小说“哨鹿”序“像西西这样一位小说家”里的一句。文中点出西西作品和某些香港产品都是到了海外,才让香港居民发现是“香港制造”,感慨西西的成就竟由台湾文坛褒奖在先。29年后以“香港制造”声誉鹊起的香港导演陈果,拍了一部以西西为传主的纪录片“我城”,却在香港引起争议。

暂撇开纪录片“我城”自香港传出的是是非非,西西与陈果都在童年移居香港、都是“香港制造”的创作者;西西出版的第一本作品“我城”的主角电话技术员名叫“阿果”、该小说在报纸发表时西西还署名“阿果”...。时代变动产生的共通点和巧合,拉近西西与陈果,即使拍“我城”前,陈果对西西并不熟悉,但接获“他们在岛屿写作”系列文学纪录片邀约时他随即答应。

西西“我城”写于1974至75年间,彼时的香港刚通过全球能源危机、经济结构转型由制造业转向商业金融、中英香港前途谈判尚未出现。近30年后陈果“我城”出现时,香港已在1997年回归、七一游行年年举行。不同时空下、同样“我城”,纵有殊异面貌,仍可见一致的今昔香港情怀。

西西文风以奇幻童趣见长,天文地理生物历史社会无一不可转换入文学,砌配寓言般的史诗。面对西西半世纪累积的创作,陈果坦承,“首次拍纪录片比剧情片辛苦得多,没一个完整的剧本,也没有事件发生,可以跟着去拍。”可是陈果终究找出他与西西除了“香港制造”外的最大交集--电影。

西西曾说影响她最深的是童话、电影与拉美作家小说,林以亮也分析“她的小说特别注重观点(即电影的摄影机)和跳动的写法(即交叉剪接)”。陈果拍“我城”处处以电影的角度思考,有别多数传记纪录片依循传主生平亦步亦趋、以访问和侧录为主的模式,西西成为片中“主角”且有多个“分身”(西西模型、甚至长颈女子和熊男子);受访的学者与作家像“配角”分置于果栏、牛棚、中文大学的天人合一亭、中山堂咖啡店、北京故宫旁等场地;陈果则是“导演”人物、景物配合出镜入镜与角度,都有安排的意义。

陈果“我城”因不“写实”,遭人批评“摆布”包括西西在内的受访者,但从再创作与寻求解释切入点来看,该片始终环绕最大的母题西西与她所在的香港城。陈果添加片段如:铅字印刷厂、照相馆老板访问、七一游行、反国教游行、旧九龙飞机低飞过城市的压迫感、启德机场边落水国泰班机残骸等,无一不是此城香港的共同记忆。尤有甚者,陈果还不断穿插历史纪录片的“倒带”,倒回跑的孩童、由降落变成退飞回天空的飞机...,与其说炫技毋宁更有“回到从前”的企图。

陈果电影尖锐犀利又厘俗粗野,拍“我城”因西西的博大谦和显得收敛,更多奇趣。面对镜头,西西戴上红帽从容行走土瓜湾市街、美利大厦、学校、南生围、搭火车与渡轮,谈论近年的熊猿布偶创作与蜘蛛、蜜蜂等生物观察,以赏玩连结历史、服饰与物种关怀。不过陈果终究难忍顽童性格,翻出西西拗口影评旧文和她为邵氏编剧、龙刚执导的“窗”一再询问。西西坦然回应,更称不擅写对白,未再写剧本,倒是“窗”里盲女萧芳芳与谢贤的对话,透著西西的诗风。

身为西西读者,在陈果“我城”不只看到西西的文学作品,还有她在邵氏旗下刊物“香港影画”写胡燕妮、郑佩佩、方盈等明星。西西透露,“像我这样的一个女子”中的大体化妆师确有所本,有名有姓唤作“吴金枝”又是惊喜。而特写西西因放射治疗导致神经受损的右手如何“协助”左手拧毛巾,则不复西西以“左撇子”自况的幽默,反见陈果的残忍。

陈果“我城”今年春在香港电影节首映后,因他映后“我到现在一本也没有读完”等言词,导致西西好友何福仁以“他拍了一出自己不懂得的电影——对陈果拍‘我城’的回应”一文,对陈果创作态度多所批评,更有香港文学界人士与西西书迷反弹。

公开场合的率尔轻浮是一回事,影片成果是另一回事。当西西在香港街道村屋模型与西西公仔相见;当西西出其不意看到大型熊偶并相拥;当莫言、瘂弦、郑树森、许迪锵、罗卡、谢晓虹、董启章、马世芳、王浩威... 等经由剪接一人一句朗读西西代表作“飞毡”的一段:“蜜蜂不把一切两极化,它们在天空中飞,不是飞向东方或西方,而是飞向花朵的一方,蜂巢的一方,阳光照耀的一方,水的一方,敌人的一方。它们的方向叫做花方、光方、巢方、水方、敌方。”“我城”不只温馨奇想,而是多声部的壮阔大合唱。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