用“肉市场(Meat Market)”来命名派对,我想是这个被称为维也纳近年最具指标派对,同时也深受欧陆独立派对舞场美誉的DJ/制作人 Gerald VDH 昭然若揭的欲望企图,当全球都处在极右保守势力高涨之际,无论东西方,都有一群以舞池为基地、以音乐为战歌的自由派,在夜最深层的时候齐聚,在手舞足蹈之际,为自己的青春延长保鲜!

Gerald 不仅以策划派对活动投身平权运动,多年来他也积极参与维也纳的人权社会运动,曾多次透过社群为难民、同志人权以及弱势族群发声。今年适逢Meat Market 十周年,近日他也将带著名为“肉市场”的强势作风首度造访台北,为正在蓬勃发展的台北techno raver场景,加入一轨不可或缺的低音中拍。

在活动之前,我们有更深度的专访。(Gerald VDH以下简称G.V)

聊聊你在维也纳创办的Meat Market

G.V:过去十年我们特别为同志、酷儿还有他们的朋友们策划许多派对,最主要的目的,是提供一个安全的空间,让性别与性向不再是个问题,也极尽全力让跳舞的派对,成为大家能自由展现自我的地方,不会害怕因此遭受不平等的对待。
音乐风格上我们已dark techno为主,但如果夜店空间够大,我们经常会实验性的在另外一层播放house或是更流行一点的音乐风格。

对我们来说,欧洲经常象征了某种“自由”,但过去你不断强调在维也纳筹办LGBTQ派对的宗旨,是不是能分享一些你在维也纳策划派对的甘苦?
 

G.V:维也纳是个思想上非常开放前卫的城市,但我必须澄清,它只是奥地利这个保守国家的首都而已,所以严格来说,问题应该是“在奥地利策划LGBTQ派对是深具挑战的”,尤其我们现在的政府是极右派掌权,当下的社会气氛也不免呈现出一种当你有别于主流,处境也更将艰困的大环境。这是当持续在维也纳办派对的意义,我总是大声疾呼,我们身负重任啊!

Berghain 是当今很多DJ以及舞客心目中全球最棒的夜店之一,你也经常提及Berghain对你的重要性,跟我们聊聊你心目中的Berghain?

G.V:这样说吧,Berghain确实是全球techno音乐场景中最棒的夜店,我想任何一个DJ会不会否认这件事。在一整天24小时不间断的派对中,几乎每一个DJ在Berghain演出,都至少得有4小时的准备,且在每一个周末持续不断!Berghain集其暗黑、情欲、声光、各异人群以及一线顶级DJ的特色,并坚守这种品质长达10年以上,它从未妥协啊!就连入场费及场内的饮料价格相较其他地方都便宜许多,坚守着techno精神与锐舞的核心价值。

同时,我作为在Berghain演出的DJ,我的唱针从未在表演时跳针,在这么多次的演出之后,你也会习惯他们为 DJ 提供非常棒的声音监控器材,这是在别处不会有的用心。

你在Berghain演出过这么多次,也有单纯以舞客身份去跳舞吗?
当然有啊,我大概一年会特别去那两到三次。我想这也是大家在2019年都可以有的一个目标,“去Berghain跳舞吧”,在里面有种重回70年代旧金山的感觉,感受非常特别,甚至让你有种重新定义自己的感动,我也始终认为作为一个DJ,经常跟大家一起在舞池热舞跟演出是一样重要的事!

既然如此,你的派对装扮如何?有时候是你的必备品?什么又是绝对不行的事?

通常我都穿全身黑,倒不尽然是因为Beghain的关系,黑色一直是我去夜店跳舞时最喜欢的颜色,那让我可以融入人群,彻底投入音乐,在舞池中“我”早已不重要,重要的是“我们”!我喜欢穿着运动服,像是棉裤跟运动鞋。派对必备品应该是我的腰包,这让所有重要的东西不至于再热舞时不见!


音乐活动之外,你平常喜欢做些什么?

我养了两只狗,超爱跟它们玩在一起。我也很喜欢运动,像是拳击与健身,其他休闲时间则是和朋友看电影聚餐。因为策划派对跟制作音乐几乎占去绝大多数的时间,有时候我恨不得自己能有更多时间享受这些美好的人事物啊!

四月你将首次在台北B1演出,那天你会有什么特别准备吗?

4月19日是我第一次巡回亚洲台北,真的超级期待。我会把我心目中最棒的techno带来台北,希望大家都跟我一样喜欢这些音乐。我想除了在音乐风格上包含了techno暗黑、重拍且力道十足的特色之外,我的选乐也一定能让大家好好跳舞,希望大家在舞池中都能尽情跳舞,等不及跟台北的大家一起整夜锐舞(rave)!

Follow Gerald VDH ig 请点击
 

派对讯息
PABP // Meat XXX
时间:2019.04.19
地点:B1(台北市大安区市民大道3段198号B1)
Resident Advisor 活动页
www.residentadvisor.net/events/1223675